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危石的小易易

文史小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11年毕业于河南省范大学文学院,现从事教育工作。本人爱好文史,文章散见于不知名的报刊杂志。新浪千万名博。搜狐名博……博主qq2418004418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小说连载 情迷年少(17)  

2011-02-14 11:07:00|  分类: 小说,校园,爱情,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从自习室里出来,夜幕也已悄悄降临,我看看表,正是吃晚饭的时间,我们向餐厅走去。

月亮升上了东方的天空,有些星星也悄然挂上了深蓝色的天幕,月亮边的那一颗最亮。寒风吹过,冷彻入骨,风吹乱她的长发,露出白皙的脖颈,路灯的寒光把树枝的倩影映在了她的脸上,随着我们的脚步不断变换着姿态。

我们走到中心花园拐了进去,花园里要比路上暗淡些,人也很少。我问她:

“很冷吧?”

“还行!”说着把缩进袖子里的手向我扬了扬,表示这里面不冷。

走了几步,我问她:“我可以拉你的手吗?”

她听了,看了看我,说:“给!”说着把缩进去的手露了出来。

我说:“还以为你不让呢!没想到这么爽快!”说着笑着去拉她的手。可是她又猛地收了回去,说道:“不要算了!净说废话。”

我说:“嘿嘿,玩笑!”说着就主动去找她手。

她把手藏在背后,我一把拉过来篡在手里,说道:“别不好意思,刚才都已经抱过了,嘿嘿!”

她不说话,低着头,被我拉这出了中心花园。

 

我们吃过饭,天上的星星已经铺展开来,但是还是月亮边上的那颗最亮,似乎在这寒冷的天气里,只有靠近月亮才暖和一样。我抓着她的手,慢悠悠的边走边说:“张灵,张灵对吧?你还去上自习吗?”
   
“嗯,你以后别再叫我张灵,我不喜欢,你叫我灵儿。”说着就得让我答应。

我说:“嗯,灵儿?你认识玲儿?”
   
“我当然认识我自己!你傻了吧?”她说。

我一想,自己也觉得可笑,忙解释道:“不是说你,是另一个人。你不是认识刘辉吗,刘辉的女朋友!”

“不认识,他女朋友外校的,我怎么认识?”她说。

我吓了一跳,说:“外校的?”我顿时明白过来,原来朋友……哎!

灵儿看我恍惚的表情,站到我面前说:“你怎么啦?没事吧?”

我说:“没,没事儿!你冷不冷,要不我送你回宿舍吧?”

灵儿看看我,想说什么,又没有说出来,而说:“不用,我自己回去吧!”

“没事儿,我也顺路,我就住在你们宿舍楼后面的那一栋。”

我们往宿舍走去,一路上我拉这女朋友的手,想着朋友的事。

目送着灵儿进了宿舍楼,我漫无目的地向目的地——宿舍走去,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跟玲儿说明白,手里篡着手机,不停的解键锁键。我仰望夜空,长长地舒了口气,漫天的星斗扑入眼帘,它们眨着小眼睛,仿佛要争先恐后的向我诉说身边的故事。我豁地轻松了许多,手机塞进衣兜里,大步向宿舍走去,心里想:明天天气不错,什么事情都等明天再说吧!

 

我回到宿舍,一推门,一股酸酸的脚臭味儿迎面扑鼻而来,我本想捂住鼻子,但看到室友们个个都泰然自若,有说有笑,我也顶了进去。

大家看我进来,不管是玩游戏的,还是把脚摆在桌子上凉脚丫子的,都不约而同的看着我,我疑惑片刻,马上明白过来:八成已经有哪个看到我和灵儿拉着手走路。但是我还是故作不知的说:“怎么了这是?大家都看着我,我脸上有什么吗?今天都回来的这么早!”我说着故拿镜子照了照。

大家都没说话,只是看着我。

我知道这是他们在等我自招,在这种情况下,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不说话,我也不说,我放下镜子,开始拿我的洗脚盆儿去接水。果然,老大开口了:

“老五(我在宿舍排行第五)不说,定有什么‘苦衷’,大家不要看了。”

我知道这是老大在逼我说,因为在这里“苦衷”总被理解成“见不得人”。

我说:“老大,你真损!既然已经有人看见了,还要问我!”说着,拿着盆儿向洗手间走去。身后传来了兄弟们的笑声。

等我洗好脚回来,笑声已止。这时小鬼儿(宿舍老六,数他最小,但鬼点子最多,所以我们叫他小鬼老六)瞧我回来,说:“五哥,今天在花园看见你和那位靓妹,本想上去冒充一下她男朋友,给你一个尴尬,但是我慈悲为怀,怎么感谢我,要不什么时候带着她请我吃饭?”说着双掌合实,一副大慈大悲救世主的样子。

话音刚落,其他兄弟说:“小鬼儿找打,怎么就请你自己?我们不是兄弟!”

他们看似把矛头指向了老六,实质上还是朝着我,我笑着说道:“兄弟们听我说,首先,我要感谢老六的‘良心发现’,其次呢,那不是我女朋友。”

“不是女朋友?谁信啊?那手篡的像老虎钳子似的,哈哈哈!”还是老六。

“女同学不能牵手吗?”我说。

最老实的老四突然看着我插嘴说:“女同学,是吧?”

“嗯!”

“我不信,哈哈哈哈!”又是一阵笑声。

我手指着老四笑说:“一点不老实!”

这时小鬼老六又说:“大家先别笑,既然五哥说是女同学,那以后见了面说话时,就比女朋友方便多了,大家说是不是?”说到最后,他把眼睛瞟向我。

大家都随声附和。

我知道老六的眼睛在向我说:以后我可不会慈悲为怀啦!

老六把话说在前头,真不知他又会想出什么鬼主意,早晚瞒不过去。所以我忙解释道:

“女同学确实是女同学,不过是有待进一步发展女同学,等成功了少不了请兄弟们吃饭!”说着转向小鬼儿,笑着说道:“老六啊老六!你就少做点孽吧!”

老六得意的笑着。

事已达成,大家又说笑了一会儿,各干起各的事来:有玩游戏的,又看书复习功课的,又玩手机的……

我也玩着手机,慢慢地等待着时间……

晚上,我做了个梦,在一个飘雪的日子里,大地万物都染上了白色,我在空旷的操场上和朋友打架,旁边站着玲儿和灵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