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危石的小易易

文史小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11年毕业于河南省范大学文学院,现从事教育工作。本人爱好文史,文章散见于不知名的报刊杂志。新浪千万名博。搜狐名博……博主qq2418004418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金瓶故事】 西门庆的“男宠”突然很“男人”  

2014-01-09 09:33:00|  分类: 西门庆男宠,张松,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门庆的“男宠”突然很“男人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金瓶故事】 西门庆的“男宠”突然很“男人” - 危石 - 危石的小易易

张松(即书童)作为西门庆的男宠,一直以来给我们留下的印象都是她那销魂的“娘娘”范儿。他不仅长得唇红齿白,并且还喜欢把自己照着女人的样子,穿红戴绿,把头发“梳的虚笼笼”。除此之外,最关键的还是他那如管弦乐般的“娘娘腔”。

可是这一次他怎么就突然一反“常态”,变得很“男人”了?原来他“谈恋爱”了。

其实,张松虽然身为西门庆的男宠,但他并不“好这口儿”,他之所以如此,那也是迫于西门庆的压力,毕竟人家是主子,自己是奴才。再说这也不能全怪别人,谁叫自己长得那么“漂亮”呢!

“漂亮”的张松不仅深得西门庆的喜爱,同时家中的丫头们对其也多“感冒”。其中就有一个玉箫,没事儿就喜欢找他耍,在一块儿打牙犯嘴。不仅如此,玉箫丫头在心里面确实时刻惦记着张松。

比如有一次,吴月娘等人在前面吃酒,玉箫作为斟酒伺候的丫头,乘便偷偷的拿了一壶酒和点心去给自己喜欢的张松吃。不巧,张松不在家,玉箫就藏在张松的房里等他回来吃。结果,众人吃过饭,发现少了一个酒壶。丫头们到处寻,寻不着,就你推我,我推你,于是家里乱成了一团。

后来张松知道了这件事,对玉箫的作为非常感动。于是二人开始“谈恋爱”。不过作为下人的他们是不可以背着主子“谈恋爱”的,加上张松作为西门庆的“宠儿”,更是不能跟其他女人“厮混”了。因此他们的恋爱基本潜伏在 “地下”。

但是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,像《牡丹亭》中说的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。”自从玉箫、张松“谈恋爱”,爱情的力量也让张松的“男人本色”渐渐复苏。书中这主要体现在:他为了恋人,敢于担当。

有一次,元宵节将至,西门庆和众朋友在前边吃酒看烟火,张松在屏风后边温酒。因前边热闹,家中一帮丫头都打扮了出来。来到屏风处,玉箫见张松,非常高兴。于是二人相互嘻笑,夺瓜子儿磕,不妨把温着酒的火盆撞翻了。顿时,火苗腾起,尘灰飘到前面。西门庆见了极为生气,令小厮后边询问:“是谁笑?怎的这等灰起?”

大大扫了西门庆和朋友的雅兴,众人都很害怕。只听春梅骂道:“好个怪浪的淫妇!见了汉子,就邪的不知怎么样儿了!只当两个把酒推倒了才罢了,都还嘻嘻哈哈,不知笑的是什么?”

春梅这话分明就把玉箫和张松供了出来,把玉箫唬的不敢言语,急忙往后边院里走了。

玉箫走了,只剩下张松一个,如他再走,最后必定会把玉箫连在里面。所以他凭着心中的那份爱,为了玉箫,他不能走,他得扛下来。于是他慌的走到前边,西门庆正一脸怒气,问张松:“后面谁搞的这烟灰?”张松道:“小的火盆上篩酒来,扒倒了锡瓶里酒了。”他这么说,实际上就是将所有责任自己扛下来,与别人无关。

西门庆听了,看着自己“心爱”的张松,红扑扑的脸,一脸惊慌!因此也就不再问其长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