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危石的小易易

文史小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11年毕业于河南省范大学文学院,现从事教育工作。本人爱好文史,文章散见于不知名的报刊杂志。新浪千万名博。搜狐名博……博主qq2418004418

网易考拉推荐

县长送给西门庆的变态小郎  

2015-04-21 13:33:00|  分类: 文化,金瓶梅,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县长送给西门庆的变态小郎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县长送给西门庆的变态小郎 - 危石 - 危石的小易易

话说西门庆当了官儿,全县大小官员都来庆贺。当时清河县正堂李知县闻说此事,特地会了四衙同僚,差人送来羊酒贺礼。除此之外,他还送给西门庆一样特殊的礼物,什么东西?不是东西,是个人。

这个人名叫张松,年方十八,他本是苏州府常熟县人,后来清河县,做门子(古代官府衙门里负责侍茶捧衣的贱役)工作。

这小伙儿比普通奴才不同,他不仅识字会书写,同时他还善于歌唱南曲,声音甜美悠扬。除此,小伙儿长得也很“抢眼”。

年方二九的小伙儿,“生的清俊,面如傅粉,齿白唇红。穿着青绢直衬,凉鞋净幭”。从今天的眼光出发,是一个标准的“小白脸”。西门庆见小伙长得不俗,特地把他安排在自己的书房里,并取名“书童”。

作为一个男人,长得“漂亮”本不是他的错,旁人也无可厚非。可是张松错就错在,除了长得“漂亮”之外,还喜欢像个“娘娘”一样打扮自己。且看这一节:

这张松来到西门庆家,因为自己长得“漂亮”,性格又伶俐乖巧,所以深得西门庆家中丫头们的喜爱,平时只好和他一块儿玩耍。

一次,小伙儿刚起床,大房丫头玉箫来他屋里取西门庆的衣服,只见他在书房地平上插着棒儿香,正在窗户台上搁着镜子儿梳头,拿红绳扎头发。于是玉箫道:

“好贼囚,你这咱还来描眉画眼的,爹吃了粥便出来。”

而小伙听见玉箫说话,并不理会,只顾一个人在那里扎抱髻儿。

玉箫又问他西门庆的衣服在哪儿?他答了,却不动身,只让玉箫自己去取。而玉箫也喜欢这小伙,她且不拿衣服,走到跟前看他扎头。戏道:

“怪贼囚,也像个老婆般拿红绳扎着头儿,梳的鬓这虚笼笼的。”

随后,玉箫又看到小伙儿白滚纱漂白布汗褂上系着两个香袋儿,一个银红,一个纱绿。于是道:“你与我这个银红的罢!”

小伙儿道:“人家个爱物儿,你就要。”

玉箫道:“你个小厮家带不得这银红的,只好我带。”

小伙儿道:“早是这个罢了,倘要是个汉子儿,你也爱他罢?”

玉箫见小伙儿不与,突然一把揪了下来。这下可把小伙儿急了,说:“你好不尊贵,把人家的带子也揪断。”

看这小伙,话长话短,都是一副“娘娘”的口气。再说一个大男人,竟然也要把头发梳的虚笼笼的(潘金莲等女人的头发就是这个样儿),还要用红绳扎头发,又是描眉画眼,比个女人梳妆还费时。

    说到这里,我们不妨回头想想,当初李知县为什么要把这个长得“漂亮”,又懂文墨,会唱曲的小郎送给西门庆呢?为何不自己留着使唤呢?我想除了通过此举,想与西门庆的关系更上一层楼之外,或许还有他对这样一个很“女人”的小郎有点“反胃”吧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