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危石的小易易

文史小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11年毕业于河南省范大学文学院,现从事教育工作。本人爱好文史,文章散见于不知名的报刊杂志。新浪千万名博。搜狐名博……博主qq2418004418

网易考拉推荐

林黛玉的轻薄和贾母的掰谎  

2015-09-20 07:39:00|  分类: 贾母,宝玉,林黛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林黛玉的轻薄和贾母的掰谎

       在第五十四回,贾母一家老小在元宵节这一天举办家宴活动中,可谓故事不断、笑话不断。其中有一个情节,细心的读者不应忽视,贾母针对才子佳人戏文的掰谎(即尖锐的批驳),更不能忽视。

       贾母让宝玉给席上的长辈们,宝玉一一敬酒,大家都依次喝了。贾母又命宝玉道:“你连姐姐妹妹的一起斟上,不许乱斟。都要叫他干了。”到林黛玉面前,偏她不饮,拿起杯来,放在宝玉唇边。宝玉一气饮干,黛玉笑说:“多谢。”这一幕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,发生在贾母、王夫人、邢夫人等人眼前。就连整日爱拿宝黛二人婚姻开玩笑的王熙凤也觉得不妥,就笑道:“宝玉别喝冷酒,仔细手颤,明儿写不得字,拉不了的弓。”宝玉还没醒悟说:“我没喝冷酒。”凤姐笑道:“我知道没有,不过白嘱咐你。”一个姑娘家,就是放在今天,在双方关系尚未明确的情况之下,当着男方所有长辈及家人的面,给男的喂酒,也算很轻薄、很不尊重的举动。更何况在过去的社会,最讲三从四德、最讲规矩、女子最讲妇容德工的贾家,这对贾母、王夫人等人来说,那是绝不容忍的事。王夫人当时心里怎么想,书中虽然没有写,我们仍能猜出一二,那一定是很尴尬、很恼火的了,对林黛玉的行为一定是很鄙夷的了,只是囿于亲戚和家人的面子,不能随便发作罢了。换成金钏、芳官、晴雯,你试一试。倒是通过贾母对戏文的掰谎,我们可以看出贾母的态度。

       众人吃过元宵之后,贾母问女先儿:“近来可有什么新书?”女先儿回道:“倒有一段新书,是残唐五代的故事,叫做《凤求鸾》”将故事刚介绍了一半,就被贾母打断。故事大致情形是这样的,一位宰相之后叫王熙凤的,在上京赶考的路上,因避大雨借住在姓李的乡绅家,李家有位小姐叫雏鸾。贾母说道:“怪道叫《凤求鸾》。不用说了,我已经猜着了:自然是王熙凤要求娶这雏鸾小姐为妻了。”她接着说道:“这些书就这一套子,左不过是些才子佳人,最没趣儿。把人家女儿说的那么坏,还说是佳人!编的连个影儿也没有了。开口就是乡绅门第,父亲不是尚书,就是宰相。一个小姐,必是爱如珍宝。这小姐必是通文识礼,无所不晓,竟是绝代佳人。只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,不管是亲是友,想起了她的终身大事来,父母也忘了,书也忘了,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,哪一点像个佳人?就是满腹文章,做出这样的事,也算不得佳人了……”贾母是越说越激动,越说越上劲的了。

       虽然贾母、王夫人等人也看《西厢记》《牡丹亭》《荆钗记》这样才子佳人的故事,但从心底并不赞成,并且十分反对自由恋爱、自主婚姻。她们主张的是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的,即便是宝黛二人,你有情我有意,相互倾心,没有父母、媒人这些决定因素,是绝不对不能成的。即便是纳妾也不行,贾琏不是自主纳了尤二姐当小老婆吗,因为没有贾母、邢夫人的保护,自然被摧残致死了。别看秋桐厉害、会骂人,因为是贾琏的老子贾赦赏的,王熙凤就动不得分毫,就奈何不得。因此来说,即便是你林黛玉长的貌若天仙,且有咏絮之才,即便是你和宝玉再情投意合,没有贾母、王夫人的点头,是断然不行的。林黛玉在家宴上这一轻薄的细节,更让其在王夫人的心目中增加了一份不喜欢,感情的天平(或与宝玉婚姻的天平)向薛宝钗倾斜的更狠了。

欢迎关注“危石儿”公众平台,了解更多你不知道,你想知道的历史、文学。 

林黛玉的轻薄和贾母的掰谎 - 危石 - 危石的小易易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